汉哀帝:我有两个强势的女领导

19岁的刘欣当了汉哀帝以后,日子很难过,因为他有两个强势的女上司:

  1. 法律上的奶奶:太皇太后王政君;
  2. 事实上的奶奶:傅太后。
汉哀帝:我有两个强势的女领导

  • 王政君,汉元帝的大老婆(皇后),儿子是汉成帝刘骜。
  • 傅太后,汉元帝的二老婆(昭仪),儿子是定陶王刘康(刘欣他爸)。

两位老太太本来是上下级关系,一个是君(大汉帝国的太后),一个是臣(定陶王国的太后)。

但是,王政君的儿子汉成帝不争气,没儿子。

傅太后牢牢抓住这个机会,各种跑关系走门路,通过贿赂赵飞燕姐妹和时任帝国一哥王根(王政君的弟弟),让孙子刘欣当了太子。汉成帝去世后,刘欣接班,成为汉哀帝。

从法律上来讲,刘欣成了汉成帝的儿子、王政君的孙子。傅太后还是傅太后,级别待遇不变,而且,和汉哀帝刘欣不再有任何关系。

汉成帝生前,就严令傅太后和丁妃(刘欣的生母)在定陶王国老老实实待着,不许来长安看望太子刘欣。

刘欣已经是我的儿子了,将来要继承我的家业,跟你们有毛关系?(帝曰:太子承正统,当共养陛下,不得复顾私亲!)

王政君也是这么想的。

汉哀帝继位后,王政君摆出一副上级关心下属的姿态,秉承“原则性要强、人情味要浓”的执政理念,对傅太后说:你放心,法律不外乎人情,组织不会亏待你的,我特批你可以定期入宫拜见皇帝(十日一至未央宫)。

说实话,王政君已经很给傅太后面子了。

汉哀帝:我有两个强势的女领导

但是,傅太后不是个省油的灯。她非常强势,而且有野心(为人刚暴,长于权谋)。尤其现在,自己的孙子已经当皇帝了,自己还装什么孙子?

我才是皇帝的亲奶奶,从小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养大,你算老几?

汉哀帝当然支持亲奶奶。于是,傅太后直接住进了皇宫。

两位老太太的战争直接爆发。

傅太后要求孙子:

  1. 给自己皇太后的名分和待遇(求欲称尊号);
  2. 提拔重用自己的娘家人(贵宠其亲属)。

汉哀帝刚继位,不太好意思瞎整,再加上大臣们的反对,就没同意。

傅太后暴怒:孙子,这事必须给我办了(要上,欲必称尊号)。

汉哀帝没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给办了。

先追封自己的爸爸、已故的定陶王刘康为恭皇;

然后,晋封奶奶傅太后为恭皇太后、妈妈丁妃为恭皇后;
然后,奶奶的娘家人、妈妈的娘家人一律封侯。

汉哀帝的生父刘康,原来的称号是定陶恭王。现在,升级为定陶恭皇。

意思就是,虽然我爸是定陶王,但从现在开始,升一格,享受皇帝待遇。水涨船高,我奶奶享受皇太后待遇,我妈享受皇后待遇,我的亲戚享受外戚待遇。

王政君怒了,但她毕竟不是霍光,没那水平,也没那实力和魄力,于是,以退为进,让侄子、帝国一哥王莽递交辞职报告。

(太皇太后诏大司马莽就第,避帝外家;莽上疏乞骸骨。)

汉哀帝也不想把事闹大,赶紧挽留:您要是辞职了,我也不干了(大司马即不起,皇帝即不敢听政)。

既然给了台阶,那就下吧。

王政君指示王莽:回去上班吧(太后乃复令莽视事)。

两位老太太的战争,刚刚开始。

汉哀帝:我有两个强势的女领导

没过几天,汉哀帝在皇宫举办宴会。宴会前一天,帝国一哥王莽检查宴会筹备工作时发现,会务组在安排座位时,竟然让傅太后和王政君平起平坐,都坐在主位上,而且还挨着(坐于太皇太后坐旁)。

王莽当场发飙:傅老太婆,一个跟着儿孙在封国养老的元帝的小老婆而已,有什么资格和太皇太后平起平坐?把她的座位撤了,换到陪酒的位置去!

(定陶太后,藩妾,何以得与至尊并!彻去,更设坐。)

这脸打得,piapia的。

傅太后听说后,暴怒+1,拒绝参会,并问候了王莽全家。

王莽毫不退让,再次提交辞职报告。

这次,汉哀帝批准了。

  1. 王家欺人太甚,不给朕的奶奶面子,就是不给朕面子!
  2. 朕早就看你们王家不顺眼!我们刘家的天下,凭什么你们姓王的说了算?

于是,包括王莽在内,王氏集团的高管一律被提前退休。当然,面子还是要给的,一律提高政治待遇、给与各种赏赐。

然后,新一代外戚:傅家、丁家,开始鸡犬升天了。

汉哀帝:我有两个强势的女领导

傅太后还不满足,她想和王政君彻底平起平坐。

因为她的职务是“定陶恭皇太后”,一个享受正国级待遇的地方女领导。

汉哀帝:我有两个强势的女领导

孙子,把“定陶”两个字给我拿掉!

这就很难了。毕竟,皇太后的先决条件是,儿子是皇帝。傅太后的儿子刘康不是皇帝,只是死后享受了皇帝的待遇。

而且,让刘康享受皇帝待遇,对于中央政府来说,已经是破格提拔了。

所以,不仅以王政君为代表的的王家人反对,以丞相孔光、副丞相师丹为代表的中央官员反对,就连新任帝国一哥、傅太后的娘家人傅喜都反对。

过分了吧!

(丞相光、大司马喜、大司空丹以为不可。)

傅太后暴怒+2: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

管你是谁,敢和我对着干,一律撤职。然后,提拔了三个懂事听话的帝国一哥、二哥、三哥。

这仨哥们乖乖递报告,而且一步到位,建议直接晋封傅太后为太皇太后(帝太太后)、恭皇后为皇太后(帝太后)。

于是,长安皇宫内史无前例地出现了四个太后,平起平坐。

汉哀帝:我有两个强势的女领导

傅太后成了大汉帝国的实控人,开始为所欲为,无法无天。

她嚣张到什么程度?和正牌的太皇太后王政君聊天时,直接称呼对方为“老太婆”(与太皇太后语,至谓之“妪”)。

一代女强人王政君、一代影帝王莽,以及他们身后庞大的王氏集团,只能选择忍气吞声。谁让皇帝是人家亲孙子?

这也就算了,毕竟是皇家内部矛盾。但是,傅太后还牛叉到直接、公开干预司法。

她当年给汉元帝当嫔妃时,和另一个嫔妃冯昭仪关系不好。现在,自己当家做主了,当然要整死她。

在傅太后的授意下,傅太后办公室直接对冯昭仪,现在也是冯太后(藩国的太后)了,进行立案侦查,然后:

冯太后被逼自杀;冯太后一家被杀、自杀的,多达数十人。

如此明目张胆地草菅人命,引起了广大干部群众的强烈不满,都对冯太后一家表示同情(众莫不怜之)。

有关部门申请,司法介入,复查此案。

傅太后暴怒+3:我孙子设立司法部门,是让你们来调查我的吗?

(傅太后大怒曰:“帝置司隶,主使察我!)

汉哀帝无奈,只好把有关部门负责人抓起来,关进了监狱。

整个大汉朝,谁敢和傅太后对着干?

没有。

哪怕是汉哀帝,哪怕稍微表达一下不同意见,都会被傅太后视为挑战自己的权威。

有一次,汉哀帝想提拔傅太后的一个侄子到大内当官。

A大臣说:太后家的亲戚已经提拔很多了,再提拔这位,有点不太合适吧?对国家、对您、对太后,都不好吧?

B大臣说得更实在:这个国家都是您的,您的亲戚肯定飞黄腾达。别着急,提拔得太快了,反而影响不好。
(天下者,陛下之家也,胏fèi附fù何患不富贵,不宜仓卒若是,其不久长矣!)

汉哀帝:也对。我再考虑考虑。

傅太后暴怒+4,直接像训孙子一样批评孙子:你做的决定,竟然被下属否了!你这皇帝当的,我都替你丢脸!

(傅太后大怒曰:何有为天子乃反为一臣所颛zhuān制邪!)

汉哀帝:我有两个强势的女领导

汉哀帝:马上提拔,马上提拔。

还有一次,傅太后的另外一个侄子因为长期为非作歹,汉哀帝实在受不了了,把他给撸了。

傅太后暴怒+5,直接质问汉哀帝:你想干嘛?翅膀硬了,眼里没我这个奶奶了?

汉哀帝:我错了,我错了,马上给他官复原职。

组织部门:上午刚发布了撤职信息,下午就恢复他的职务,怎么给全国干部群众交代?朝令夕改,伤害的是中央的权威呀。

(诏书前后相反,天下疑惑,无所取信。)

汉哀帝:我有啥办法,执行吧。

有这样一个超级强势、不讲原则、不顾大局的奶奶,汉哀帝真成了孙子。

而且,在傅太后的影响下,这孙子折腾起来,那也是相当给力。

他开创了中国历史上一种全新的上下级关系:恩爱

汉哀帝:我有两个强势的女领导

分享:

评论